当前位置:世界之最网 > 世界百科 > 手机访问:m.cnxda.com

王思聪向乐视体育索赔,只掀起了“烂摊子”的冰山一角

来源:www.cnxda.com时间:2018-11-10 11:52编辑:admin最记录:手机版

11月9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司涉及诉讼的公告称,公司近期收到《仲裁申请书》,申请人为乐视体育B轮融资时引入的投资者北京普思、厦门嘉御、天弘创新,向乐视体育原股东(包括乐视网、乐乐互动及北京鹏翼资产)申请仲裁金额共约2.4亿余元。

乐视网还表示,乐视体育案件中,如A+轮和B轮各新增投资者均对上市公司提起仲裁申请,经初步计算,上市公司、乐乐互动、北京鹏翼可能共承担约110亿余元以内的回购责任。

乐视体育2014年从乐视网(300104)独立,2015年5月以28亿元完成A轮估值,投资者中包括王思聪的普斯投资和马云的云锋股权投资。2016年3月,乐视体育完成B轮融资,投资款共计78.33亿元,投后估值达到205亿元。

目前,乐视体育第一大股东为贾跃亭控制的乐乐互动,持股比例为30.66%,乐视网持股6.47%,乐视体育高管雷振剑、刘建宏等持股的鹏翼资产持股12.93%。

巅峰时期,乐视体育曾高价揽下了英超、中超和亚足联旗下比赛等知名赛事的版权。但随着乐视系公司陷入资金链危机,乐视体育无力维系高昂的版权费用支持,接连失去了上述赛事版权,且人员流失严重,包括刘建宏在内的核心高管接连离职,并进行了大幅裁员。

但按照乐视体育B轮融资时的协议,乐视体育需要在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投资方认可的上市工作,如果违约,那么乐视体育原股东(乐视网、贾跃亭控制的乐乐互动及北京鹏翼资产)需在投资方发出书面回购要求后的两个月内,按照协议约定价格、以现金形式收购投资方所持有的全部公司股权并支付全部对价。

眼看2018年即将结束,而乐视体育仍处于瘫痪状态,上市工作几无可能,因此上述乐视体育投资人作出了仲裁申请,要求要求乐视体育融资时的承诺方支付股权回购款、损失及律师费用等,共计2.4亿元。

其中,普思投资在仲裁申请中指出,造成乐视体育资金紧张的原因之一在于,乐视体育的资金被贾跃亭控制的乐视控股所挪用。

普思投资称,乐视体育在未经董事会或股东会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向其关联方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出借了40多亿元的资金。普思投资称,由于资金被关联公司占用,乐视体育的正常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大量业务由于资金紧张而无法进行,甚至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承担责任。投资方多次要求乐视体育及其原股东解决资金占用问题,但其始终未能解决,亦未采取任何补救措施。

根据乐视体育2017年7月26日提出的《重组方案》,乐视控股仍有24.71亿元借款本金及利息已到期未归还,乐视体育目前资金链断裂、难以恢复正常运营,已被大量债权人起诉,且已经被多家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普思投资、嘉御投资和天弘创新的追讨,只掀开了乐视体育留下一地鸡毛的的冰山一角,乐视体育A轮融资共有7家参与,包括马云旗下的云锋投资,至B轮时,参与数量增至40家。

乐视网称,乐视体育案件中,如A+轮和B轮各新增投资者均对上市公司提起仲裁申请,经上市公司初步计算,上市公司、乐乐互动、北京鹏翼可能共承担约110亿余元以内的回购责任,此结果仅为公司内部预计,最终结果以仲裁委员会或法院等司法机关判决为准。

值得注意的是,乐视网可能并不想认前任董事长贾跃亭留下的这堆烂摊子。

乐视网在7月9日发布的公告中表示,乐视网针对乐视体育融资时承诺的回购责任等相关事项,未履行符合《公司法》《公司章程》及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审批、审议、签署程序,其法律效力存疑。

乐视网指出,公司OA系统上无法查询到相关交易的信息审批流程,且因涉及该次交易的人员目前均已离职,公司与相关人员的问询也没有得到反馈,故公司暂无法对具体事项形成过程、签字人员情况、审批情况发表意见。相关交易的文件中,乐视网称,公司能核查到与本次违规担保事件相关的文件为《A+轮股东协议》《A+轮融资协议》《B轮融资协议》《B轮股东协议》《B轮公司章程》《体育股东会决议》《交割证明书》扫描件,公司未找到涉及交易的会议记录及邮件往来,目前可见的公司及乐视体育其他股东于2015年4月27日签署的《A+轮股东协议》中,签字页“乐视网”公司落款处仅有贾跃亭先生签字,此外,乐视体育及包括本公司在内的乐视体育原股东方均未盖章,公司尚未掌握A轮融资相关完整协议。

在11月9日的公告中,乐视网表示,对于导致上市公司可能承担的回购、诉讼赔偿等责任、债务,上市公司将依法保留向相关责任人和非上市体系相关企业继续追索、起诉的权利。

延伸阅读

5亿变63亿,身价飙升12倍!王思聪电竞资本局

11月3日,iG(Invictus Gaming)战队零封FNC(Fnatic战队),捧起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冠军。这场电竞赛事,让王思聪这位万达“公子哥”成为了炙手可热的电竞英雄。

赛后,央视新闻罕见地以一组长图详解了电子竞技与传统体育的相通之处:系统性的职业联赛、约三亿人的用户规模、近千亿元的产业规模、5.6亿美元的赛事奖金……一组组惊艳的数据随着iG夺冠的浪潮浮出了水面。

有网友甚至做了一个颇为“扎心”的总结:“如果你的朋友圈没有被‘iG’刷屏,那你就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老了’的事实。”当然,年轻的不只是电竞用户,还有这个承载着亿万玩家梦想的产业;如果以WCG(世界电玩大赛World Cyber Games)成立的2000年算起,电竞产业进入中国还未满20年,但从iG夺冠获得的高曝光度以及玩家庆祝的疯狂程度来看,中国电竞产业对这个冠军的等待似乎又颇为久远。

量子体育VSPN CEO应书岭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iG获得S8冠军虽然让人出乎意料,但这个冠军对于国内的电竞产业会起到一个非常大的推动作用,未来中国电竞产业的走势一定是越来越体育化、职业化、商业化,其中职业化和商业化将是中国电竞产业发展最大的两个趋势。

身家飙升12倍

与iG夺冠一同登上热搜榜的,还有iG老板王思聪的“吃热狗图”,以该照片为原型的表情包也在年轻人群体中广为传播。

对于一个富二代而言,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笼罩在父辈的荣耀之下,但对于已经在电竞行业摸爬滚打了六年的王思聪而言,如今已没有了这种顾虑。

2009年,王健林对外表示王思聪不愿介入万达的管理,因此给了他5亿元“任其折腾”。凭借着这5亿元的初始资本与对游戏的热爱,王思聪一头扎进了当时已是一滩死水的电竞产业。

2009年,王思聪用这5亿元成立了普斯投资;2011年,王思聪收购了iG战队的前身电竞俱乐部CCM,并将其改名为iG,重点发力《星际争霸II》《DOTA》和《英雄联盟》三个游戏项目,并在随后联合各电竞俱乐部负责人成立了与行业协会类似的ACE联盟,开始着手制定电竞行业的一系列规则,规范俱乐部行为。

根据当时媒体报道显示,王思聪在成立iG之时,国内电竞俱乐部与电竞选手普遍面临着收入较低的困境,这种情景在王思聪入局后出现了根本性的改观。花大价钱引入顶尖选手、提升队内电竞选手收入,王思聪的撒钱行为开始让外界资本对电竞产业有所关注,并最终让中国电竞行业摆脱了这一阵“穷困期”。

拥有一支自己的战队只是王思聪进军电竞的第一步。2013年,王思聪开始频频在电竞上下游相关产业进行布局,先后入股了云游控股、乐逗游戏、英雄互娱等游戏公司;2015年,王思聪先后成立了上海香蕉计划电子游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蕉计划”)等四家企业,并在随后创立了直播平台熊猫TV。

自去年开始,由于成功举办了一系列《绝地求生》电竞赛事,香蕉计划已经开始在电竞圈崭露头角;而熊猫直播的上线也成为了王思聪电竞布局中打通下游用户渠道的关键一环,如今的熊猫直播已经是仅次于斗鱼、虎牙的国内第三大游戏直播平台。

在王思聪的电竞版图中,iG俱乐部、香蕉计划、熊猫直播三大板块构成了一条贯通整个电竞产业的锁链,业务涵盖俱乐部经营、电竞联赛举办、游戏直播社交等范围,其个人身家也随着电竞产业的发展水涨船高。

根据此前胡润发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王思聪个人身家达到63亿元人民币,与5亿元出道时相比飙升了近12倍。从这个角度来看,王思聪的入局成功为中国电竞引入了活水,而中国电竞的发展也反向促成了王思聪本人的成功。

电竞迎来“正名”时刻

自2001年中国选手马天元(MTY)和韦奇迪(Deep)夺得WCG《星际争霸》2V2项目组冠军开始,过去十七年间中国选手屡屡在全球电竞赛事上勇夺桂冠,其中今年更是中国电竞的丰收之年。在雅加达亚运会上,中国选手分别在《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皇室战争》三个项目上取得二金一银的成绩;在今年7月的《绝地求生》世界邀请赛上,OMG战队更是将《绝地求生》的第一个世界冠军荣誉带回了中国。

然而就夺冠热度而言,上述这些赛事均无法与此次iG夺冠相比。一方面,还没有中国内地战队在这项顶尖赛事中拔得头筹;另一方面,在经过了今年一系列的电竞产业大讨论热潮之后,中国电竞产业本身也急需一枚含金量较高的冠军为自身正名。

事实上,2017年举办的S7赛事一度是中国战队最有希望捧杯的一届,然而在半决赛中,来自中国的RNG和WE战队均纷纷告负,致使在鸟巢举行的总决赛成为了两支韩国队伍的内战。而在今年的S8赛程中,夺冠头号热门RNG战队过早出局,更是为中国战队的S8征程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过,赛前不怎么被看好的iG却成功笑到了最后,也让中国赛区有了第一座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奖杯。对于数量庞大的80后、90后玩家而言,iG捧回的这座冠军奖杯不仅实现了中国赛区的冠军梦,也让这一代热爱《英雄联盟》玩家的青春有了一个更圆满的结局;更重要的是,中国电竞需要这样一份荣誉来为自己正名。

比赛结束后,央视新闻也对此次事件做出了评价。“iG夺冠的背后,是一个拥有2亿受众的庞大群体。时隔1467天,中国战队再一次站在了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舞台上,然而当不了解电竞的群众听到‘iG!iG!’的喊声后,是时候让我们重新认识电子竞技产业了。”

早在2003年,电竞就已经成为国家体育总局正式确定的第99个体育运动项目,然而由于比赛项目脱胎于游戏的缘故,电子竞技一直未被社会主流彻底接纳。尤其是在2004年4月12日,广电总局突然发布了《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一夜之间国内的电竞节目全部停播。

2008年,电竞选手李晓峰(sky)虽然成为北京奥运会火炬手,但外界对于电子竞技“洪水猛兽”的认知态度并没有得到改观,在众多家长眼中,“电子竞技=玩物丧志=电子海洛因”的等式也依旧成立。

尽管如此,但电竞产业却在近年来得到了飞速的发展。

《2018电竞产业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电竞产业规模将达到887亿元,同比增长14.96%;电竞用户规模达到3亿人,同比增长20%;每年举办热门电竞赛事超过500项,赛事奖金总额超过5.6亿美元;赞助商增长速度更是达到900%。很显然,面对一个正在蓬勃发展的新兴产业,一味地“污名化”处理并非可取之道。

2016 年 9 月,教育部开始将“电子竞技”增补为专业;2018年,电竞项目成功登上了亚运会的舞台。“正名”,成了电竞产业目前的头等大事。

伽玛数据资深分析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电竞项目能够成功进入亚运会的殿堂,这说明电竞本身是有一定的体育价值在里边;目前反对电竞入亚、入奥的主要原因在于电竞项目并未对参与者的身体提出运动的要求,选手们长期坐在电脑前的比赛方式与体育运动强身健体的宗旨不相符合;然而就体育类别来说,电竞其实跟棋牌类运动有较高的相似度,并且电竞项目还多了团队配合的需求,因此,电竞本身作为一种体育运动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警惕“过热”风险

与许多传统行业类似,如今的电竞产业也需要有一颗防止“过热”的平常心。

上述伽玛数据人士向记者表示,电竞产业的“过热”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分别是地方政府层面、企业公司层面以及家庭教育层面。具体来看,随着电竞产业的发展,许多地方政府推出了电竞小镇等特色小镇项目,但一些小镇本身的区位因素并不符合电竞行业的发展规律,地方政府盲目强上,反而会让当地背上沉重的包袱;对于企业而言,电竞作为一个新风口,许多企业都跟风上马了电竞项目。电竞产业本身是一个专业要求很高的行业,而且目前电竞产业虽然红火,但行业内仅有少数玩家能够实现盈利,大部分玩家只是处于一个陪跑的地位。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此前实地走访了解,除个别依附于一线城市的电竞小镇外,目前国内多个电竞小镇或处于停滞状态,或面临着人才、赛事资源稀缺等问题。例如,2014年银川圣地国际游戏投资有限公司决定在银川市创办WCA全球电竞联赛,并将银川定位永久决赛举办地;然而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WCA赛事已经移至珠海举办,此前所承诺的银川永久举办已经出现了跳票。

同时,各大巨头在电竞风口来临之际亦各有行动,据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初开始,苏宁、京东、新浪、B站等公司便先后以成立电竞公司、组建电竞队伍等方式进军电竞产业。电竞产业获得资本的青睐虽然值得认可,但目前行业内各方依旧在摸索合适的变现模式,未来不确定性较大。

该分析人士也提到,相比于政府及企业层面的“过热”,家庭教育更需避免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此前电竞被视为“洪水猛兽”,但并不意味着正名后电竞产业就成了“灵丹妙药”,许多青少年单纯地以为玩好游戏就能涉足电竞,这种认识是极为错误的。一方面,被光环笼罩的只是行业内极少的一部分电竞玩家,大部分选手依旧是“悄悄来、悄悄走”的境遇;另一方面,围绕电竞周边所衍生出的一系列产业反而对文化知识有着较高的要求水准,想要从事电竞行业更不能持有“要游戏不要书本”的态度。iG夺冠应该为之喝彩,但带来的高曝光度也必须要求社会正确看待电竞和沉迷游戏之间的区别。

    保护色?男子为躲交警给黑色路虎涂满绿漆
    举报乌鲁木齐南湖妇科医院骗子医院黑心!超级黑的骗子医院!
    美国911死了多少人?2996人遇难(损失2000亿美元)
    世界上第一个机器人
    普京送特朗普的足球装有芯片遭质疑 台媒:商家打广告而已
    西媒:西班牙发生严重车祸 中国侨胞两死两伤
    世界上第一位女宇航员
    杀伤力巨大的沙林毒气,人在吸入一定含量后15分钟内就会死亡
人类之最动物之最娱乐之最世界奇闻明星秘密

本月排行